抵制疫苗,是人类走向毁灭的第一步

酷玩实验室作品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微信ID:coollabs

全世界都在等新冠疫苗问世,但是有人跳出来反对了。网坛巨星德约科维奇带头开了一炮:
就我个人而言,我反对接种疫苗,我不想为了能够旅行而被迫接种疫苗。长得好看就能胡说八道吗?小德看似立了一个直言敢谏、为民请命的人设,但实际上,反对疫苗已经快成了西方主流声音了。小德背后,站了数十万人。这支浩浩荡荡的队伍里,站着演员金·凯瑞、影帝罗伯特-德尼罗,还有政客小罗伯特-肯尼迪(肯尼迪总统的侄子)等公众人物。金·凯瑞在参加反疫苗运动他们势力有多强?强到首富都被骂得闭麦了。比尔盖茨说过一句话,算是好心地提醒了德约科维奇一声:
“唯一能真正保证公众安全、让他们可以走进球馆看比赛的办法,就是研发出疫苗。”对啊,没有观众,你网球打给谁看?谁反疫苗也轮不到你反呀。然而,说实话的盖茨遭到了围攻。YouTube上有一位up主直接宣称,"新冠病毒是这个人造的,他就是想靠疫苗赚钱!"据统计,在Facebook上有接近2万条关于盖茨和病毒有关联的内容,点赞和评论近100万次。在YouTube上,在3月和4月间也出现大量关于盖茨的谣言,最热门的十条视频播放量接近500万次。在比尔盖茨被围攻的时候,我没有出声。我以为,这把火还烧不到中国。但是我错了。最近,首个国产二价HPV疫苗获批上市。看到这个新闻的一瞬间,我激动地想,预约了两年一针难求的宫颈癌疫苗,终于可以接种了。我点开评论区,却发现了令人迷惑的发言——HPV疫苗会引发绝育???共济会?人类清除计划?这个人满屏的问号感叹号和垃圾话,看起来义愤填膺,好像接种了这种疫苗,下一秒人类就要灭亡了。手动马赛克一部分垃圾话我只是随手一搜,就发现了不下十多个版本的共济会疫苗阴谋。抵制疫苗的势力,已经悄悄渗透了中国。如果只是抵制HPV疫苗,那大不了不打针的人死掉,打针的人活下来;但是——如果他们抵制新冠疫苗呢?哪怕中国只有5%的人抵制新冠疫苗,也意味着七千万人口向新冠投降。难道要我们的努力功亏一篑,所有人再花三个月隔离?这些人在群体谋杀。1国内抵制疫苗最荒唐的理论,当属共济会人类灭绝计划。在这套学说里,共济会是欧美精英的代表,犹太奸商的化身,他们为了遏制地球上70亿人的快速膨胀,制订了一出温和又高效的灭绝计划。是的,通过疫苗。如果共济会真的这么有毅力、有手腕去执行这项天大的阴谋,那共济会可以吊打地球上99%的国家实体了。毕竟,某些发达国家现在都还在鼓吹“群体免疫”,拔掉老人呼吸机,拿非洲黑人做炼药锅。只要躺着什么也不干,不用费力发明什么疫苗,就能合理合法地清除掉“低端人类”,岂不美哉?除了阴谋论,国内抵制疫苗最常见的借口是打着中医的幌子。注意,这里说的不是正规的中医院,而是耍把式卖大力丸的骗子郎中。在国内,曾经有一个反对疫苗最激烈的公众号,叫“关注疫苗安全”,这个账号以母亲身份自居,常年妖魔化疫苗。她甚至直接说,所有疫苗都不能打,包括狂犬疫苗。他还说,艾滋病是专家发明的,而且是通过疫苗传播的。既然疫苗这么危险,又该怎么解决呢?问得好。这个人故作神秘,不肯公开,必须要大家加群才肯说。一但你进了群,就把脖子洗干净,等着被割韭菜吧。这个账号反对疫苗接种,不过是为了推销自己的“中医产品”。其实,只要细细探究不难发现,那些宣扬疫苗有害论的账号,大多各有各的目的。有的卖假中药,有的算卦算风水,有的卖气功玄学。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反科学。因为只有打倒科学,才能建立迷信,精准收割老年人、受教育程度低的人的智商税。图:该公众号拒绝一切药物西方是他们最好的甩锅地。一切阴谋,都可以说成是西方的侵略。如果搜一搜HPV疫苗相关谣言,你会发现“美国法院庭审腐败”“美国女性流产率暴增”“婴儿畸形”等等恐慌消息。即使现在,依然还能看到HPV疫苗导致流产、不孕不育的谣言,这样的新闻,足够贩卖焦虑,足够吸引人,却在不明真相的人之间传播。虽然这些数据大多是假的,但是西方人抵制疫苗确有其事。HPV疫苗和HPV疫苗的谣言,就像螃蟹配醋、椰子配凿一样,成套地出口到了中国。2如果说中国的50后、60后被骗,是因为他们教育落后、尚未睁眼看世界,那西方的反疫苗浪潮就令人费解了。这是现代科学的发祥地,也是反智主义的重灾区。神学、环保主义和无良媒体,手拉着手,欢声笑语地把钱赚。他们反对的,也不仅仅是HPV疫苗,而是所有疫苗。我之前写过疫苗犹豫问题——在西方社会,因为人权自由、宗教信仰等原因,从第一支疫苗诞生之日起,反疫苗运动就从未停止过。人权自由派的观点是,我的身体我做主,强制接种疫苗枉顾我的人身自由,就是一种“纳粹主义”。宗教信仰派的理论是,要保持身体的“纯粹”,连输血都不行,更别说接种疫苗了。另一种反对的声音貌似出于安全考量。1955年,美国被爆出问题疫苗,超过12万名儿童接种了卡特实验室的问题疫苗,其中4万名接种者被感染,同时还传染了1万人,最终导致164人瘫痪、5人死亡。我们都知道,疫苗是没有毒性的病毒,而卡特实验室的这一批疫苗并未让病毒失去活性,就这样“带毒”上市。而本该最后拦截的监管部门,执行的却是最低的审查标准,最后酿成了这场惨案。问题疫苗更是直接导致了另一场灾难——公众对疫苗的信任度降低到冰点,很多美国人从那时候开始拒绝再注射疫苗。疫苗公司出问题追责是活该,没问题的企业也面临着讹诈。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一部分人在接种百白破疫苗后,产生了不良反应,他们就向生产企业进行索赔。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不良反应是疫苗导致的,但考虑到曾经的问题疫苗带来的负面影响,最终法院还是判决了疫苗公司向接种人赔偿。这样一来,越来越多的人跑来申请赔偿,直接让那家疫苗公司最后关门大吉。还有一件事,直接引起了全球范围的反疫苗运动。那就是1998年《柳叶刀》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的核心内容是这样的:作者调查了12个儿童肠胃病患者,发现9个有自闭症,其中8名患者的家长表示,自闭症是在小孩接种了MMR疫苗(注:MMR疫苗为麻疹、风疹、腮腺炎三种疫苗的集合体)后出现的。结论就是,MMR疫苗影响了小孩的大脑发育,最终诱发了自闭症。即使我是个学渣都知道,这实验样本太少,参照和调查追踪都没有,仅凭一家之辞就断言接种疫苗会引发自闭症,完全不具有科学依据。但这样石破天惊的论断,还是迅速引起了社会恐慌,大家都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该论文的作者到处被追捧为了验证这个结论,学界组织专家进行了更为审慎的实验:300万个接种了MMR疫苗的芬兰儿童,只有31个出现了腹泻问题,并在7天之内自动痊愈,没有自闭症,也没有其他不良症状。也就是说,疫苗和儿童自闭症,没有任何关系。真相大白之后,那篇论文的作者最后被扒出来,他有一项麻疹疫苗的专利,如果MMR联合免疫改成分别接种,他就能赚很多的钱;而赞助他做那个实验的人,是患儿起诉疫苗制造商的代理律师。2010年,《柳叶刀》正式撤下了那篇文章,但是,12年已经过去了。12年时间里,又有多少小朋友没有接种MMR,谁来对这个负责呢?更为可笑的是,直到2012年,特朗普还发推表示,“接种疫苗是儿童自闭症大幅度增加的原因。”成为总统之后,特朗普不再提反对疫苗的事情,在美国新冠疫情火烧火燎的时候,却开始了疯狂甩锅行为。特朗普忙甩锅,美国网友也没闲着,他们甚至找到了新冠病毒爆发的原因:比尔盖茨。2015年盖茨在一次TED演讲中提到“人类最大的风险可能不是核武器,而是威胁数百万人生命的传染病”,也被右翼黑成比尔·盖茨“试图利用疫情夺取全球的卫生系统”。《纽约时报》报道截图盖茨提出可追踪的疫苗数据,结果阴谋论网站“信息战争”(infowars)却号称盖茨要“监控美国人”。3月17日infowars的文章截图盖茨本来资助了7家疫苗公司,希望疫苗研制成功,谁曾想却遭受了意料之外的网络暴力——其中一条阴谋论是,“新冠病毒是这个人造的,他就是想靠疫苗赚钱!"不知道比尔盖茨在亿万豪宅里醒过来的时候,会不会想骂娘。说回反对疫苗运动。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在全球范围内,每年有150万儿童因为现有疫苗完全能够预防的疾病而死亡;没有接种疫苗的儿童患百日咳、水痘和肺炎球菌肺炎的风险分别增加了22、8.6和6.5倍。这个数据,不仅来自经济不发达、疫苗未推广的地方,还有很多来自发达国家。因为拒绝接种,1873年-74年,瑞典爆发过大规模的天花流行,后来又暂停接种百日咳疫苗,60%的儿童在10岁以前染上过这种疾病;荷兰一个宗教社区和学校爆发麻疹,导致2961人感染、3人死亡;去年,美国在号称麻疹被彻底消灭之后卷土重来,导致全球麻疹增加了30%…他们不是没条件接种,而是打着各自的主意,侵害着无辜人的人身安全。2019年,WHO(世界卫生组织)将“疫苗犹豫”列为全球十大健康威胁,但是反对疫苗的声音,只高不低。那些埋头实验室的科研人员可能想不到,疫苗问世的阻力,不是时间,不是现代医学手段的不足,而是这些各怀目的的人群。3疫苗,到底是什么?疫苗,就是灭活的病毒,接种这种病毒会刺激机体产生抗体,从而使自身可以抵御这类病毒。拿这一次的HPV疫苗来说。宫颈癌是仅次于乳腺癌的女性健康第二大杀手,据统计,2015年约有10万新发病例,死亡约3万例,这相当于每天近300名女性患宫颈癌,其中80多人死于该病。而99.7%的宫颈癌,都是由HPV感染引起。不过,宫颈癌是现在唯一一个可以早期预防的癌症。而预防的唯一方法,就是接种HPV疫苗。我们知道,病毒会变异,HPV目前有100多种亚型,其中导致宫颈癌的主要有12种,在这12种病毒亚型种,16/18两种感染引起的宫颈癌占了70%以上。市面上的二价、四价、九价疫苗,就是根据这支疫苗能够预防的病毒亚型数量来命名的。二价疫苗主要预防16/18两种高危型HPV感染,适用年龄为9-45岁。四价疫苗在二价的基础上,加上了6/11两种HPV感染,6/11会导致90%的尖锐湿疣,适用年龄为20-45岁。九价疫苗在四价的基础上,覆盖了31、33、45、52、58型病毒(52、58亚洲人最易感染),能预防90%的宫颈癌,适用年龄为16-26岁。图/澎湃新闻照这样来看,九价才是王者,二价就是渣渣。理论上讲,是这样的。所以前两年HPV疫苗进入中国,九价疫苗已经到了一针难求的地步,有的地方甚至预约到了两年后。但是,二价已经可以预防70%以上HPV导致的宫颈癌了,所以二价属于“基本盘”,四价、九价是“锦上添花”,女性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接种,但不要因为等九价而错过了二价、四价的接种,更不要到处嚷嚷二价无用,这样只会暴露你的无知。再来说说年龄限制。HPV疫苗最理想的接种效果是在第一次发生性行为之前,但是不同疫苗的年龄限制并不是绝对的,只是预防效果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不论是否超龄,有没有接种HPV疫苗,定期筛查都很!重!要!还有人关心,男性可以接种HPV疫苗吗?国外男性可以接种,但国内四价HPV疫苗的临床实验数据主要取自已婚女性,没有男性实验数据,所以,不推荐当“小白鼠”。最后一个问题是,国产二价HPV疫苗,安全吗?2006年,全世界第一支HPV疫苗正式获准上市,11年后,二价HPV疫苗进入中国,随后两年,四价、九价HPV疫苗陆续获批上市。为什么间隔11年?因为严谨。在全世界药品准入领域,FDA(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认证被认为是最严格、最高的安全标准,但要想进入中国,需要再次加码——重新做临床试验,证明HPV疫苗对国人的安全性。尽管2018年长春长生的问题疫苗引发了公众的信任危机,但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一个疫苗有问题,就干脆拒绝所有的疫苗——这样做的结果,是曾经战胜的疾病卷土重来,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也许有人会说,你怎么不写HPV疫苗的副作用呢?实话实说,HPV疫苗有副作用,包括红肿、头痛、恶心等反应,但没有证据表明,HPV疫苗会引起其他严重性问题,与宫颈癌的死亡率相比,接种HPV疫苗,恐怕要“划算”的多。你不能因为吃苹果时扭了脚,就把事故原因归结于苹果有毒,对吧?尾声这是一场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战争。请允许我,套用一段马丁·尼莫拉神父的悼词,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一开始,他们抵制狂犬疫苗,我没被狗咬过,我没有作声;后来,他们抵制脊髓灰质炎疫苗,我已经长大了,小时候没得过脊髓灰质炎,我也没有作声;再后来,他们抵制HPV疫苗,我不是女性,也不乱搞多人运动,我也没有作声;最后,他们开始抵制传染病:天花、麻疹、甚至新冠……当我想要作声时,已经晚了。病毒再次袭来,人类重新想起了蒙昧时代被瘟疫支配的恐惧。如果我们今天因为事不关己,而高高挂起,那么明天倒霉的一定是我们自己。病毒对人类的袭击是无差别的,无论你高矮胖瘦,无论你贫富贵贱,无论你男女老少。人类是一块木桶,而病毒只挑最短的那块木板下手。我们想要战胜病毒,只能所有人抱成一团,拥抱科学,反对迷信。我们为了这场疫情,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的代价:84341人感染,4643条生命离开了我们,经济以-6.8%的增长率断崖下跌,数千万人失业,中小企业资金断流……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承担起抗疫失败的后果。只有新冠疫苗,才能把我们拉回正常的轨道上来。也许你身边就有对疫苗深恶痛绝的人,有沉浸在共济会阴谋论里的人。他们脑子里进的水,会变成抵制新冠疫苗的汗,最终变成全人类买单时流的血。再次强调一遍,这是一场所有人的战争。没有人,能袖手旁观。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参考资料:
知乎网友田吉顺在“国内即将上市的HPV疫苗安全吗?”问题下的回答https://zhuanlan.zhihu.com/p/21645566知乎网友青莲长歌在“如何看待首个国产 HPV 疫苗获批上市,定价 329 元一支?”问题下的回答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4411856/answer/961183590陈思佳,《比尔·盖茨被污蔑为“新冠病毒制造者”:为从疫苗中牟利》,发布于观察者网HPV疫苗及宫颈癌信息资料来源于人民日报整理。

相信科学,反对愚昧!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yangshengzhish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