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惜夕:今年夏天的武汉人不怕热

作者本人

我无法在沉痛中这么快地转换过来,请允许我忧伤一会儿,因为等这一天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大。今天二条是方方老师最新文字《湖北大学校长顺利过关,我和梁教授一起吃鱼》,欢迎阅读。

今年的武汉人不怕热

文/恋惜夕

武汉半个月以来一直在连续不断地或大或小地下着雨,前几天路过长江,想看一下长江的水流,却被雨雾给遮挡了,只看见江边霓虹灯在闪烁,江滩的夜景确是很美。

只是看见湖北各地降雨量的视频,徒增了我心里的恐惧与担忧。想起1998年那一年的雨水,差点洪峰了我的家乡,那一年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一年的感动虽然时隔22年了,但现在想起来依然会泪目。我住在堤边,每到夏天,经常走千米的路去看江水,可1998的那一年,以前千米以外才能看见的涛涛江水,近到50米就可以看见了,可惜当年没有拍照。

记得当年各个单位都派工作人员到堤边背沙包抗洪抢险,个个都是汗流浃背。部队驻守在我们那里,日夜兼程背沙包填堤,炙烤下中暑的人不计其数,牺牲的人也有。那个抗洪抢险的场景我是记得的,天天都有要抢救的人,我们那个县周边有一个村是被峰洪了的,我们一家人也计划着往最高处逃生,那一年我们的县城好险好险就被峰洪了,看得见的江水离防护堤一米都不到。

坚持了大概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保住了我的县城,但还是有受灾的地方和人。我只记得嘉鱼县和监利县是受灾地区,那涛涛的江水过去了22年,记得当年街上挤满了欢送解放军的行人们,好多少人热泪盈眶地喊:“谢谢你们!你们真是人民的子弟兵!是你们救了我们!”我当时也在其中,那悲壮的感动与生的希望混杂在一起的感觉,一直刻在我的记忆里。

作者五月摄于武汉

现在,回过头再来写疫情,心情非常复杂,真乃五味杂陈。

从疫情开始到现在,我每天都在盼望着疫情结束。疫情最早受灾发生在武汉,后来是世界各地,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束,心情真是难以轻松。因此,我深刻地意识到人类是共存体,没有谁可以做到独善其身。

2020年1月20日,我们在武汉的很多人都知道了新冠肺炎是一种有传染性的病,但并不知晓病毒传播性的厉害,这种意识和常识包括防护意识都没有带入很多武汉人的大脑,当然包括我。

我和家人们买了25日去外地的火车票,19日我有点干咳,20日有点感冒的迹象,孩子们坚决不让我去上班。为此,我们争执了很久。孩子们的意识很强,对我说:“妈妈,这种新冠病毒传染感染偏年纪大的人,你不知道它的危害性,可我们不能让你去冒这个险,你感冒了,你还干咳,你很累,好好休息几天,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其他人着想。你在25日前一定不要出门,家里要买什么我们去买,保证我们大家在25日上车之前不要发烧。都要保护好自己。时间就是生命……”有种逃命感。我被孩子们说服了,因为他们说的有道理。为此我也失去了这份工作。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怕。孩子们当时的决定是对的。

我接下来为出门而做准备,每天喝两包板蓝根,每天量两次体温,孩子们给我买了一盒阿莫西林胶囊(出门必备)。一盒感冒药,一盒阿奇霉素(三天的量)。收拾出门用具……20日之前我买了很多菜,20日下班后补充了一些菜,这是我2020年除夕前最后一次采购菜,冰箱里都装满了,准备出门一个星期后回家不用慌着去买菜。再说春节期间的菜又少又贵。春节期间储备菜是我的一个习惯。再就是发朋友圈,内容无非就是要大家戴口罩,做好防护传递转发这些信息。

作者本人

23日我起床有点晚,孩子们因为疫情的原因也提前放了年假(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年假会是一个春天),我在厨房里准备弄吃的,听见孩子大声说:“封城了!封城了!武汉居然封城了!”见证事实却如此地不敢相信。惊呆了好一会,确定了封城的真实性后,这个消息如五雷轰顶,炸得我有种震耳欲聋的感觉:封城……封城……封城!这疫情究竟有多严峻?心里翻江倒海,不是滋味,欲哭无泪。

第一时间给我母亲打电话,交代老人家准备口罩。在此之前我也交代过,但我还是不放心。母亲说弟弟们都在家,即便我说封城了,但从他们在电话里的说话中,我感觉得到他们对危情的意识是很差的。尽管我交代时说的话很严肃。我的老家在湖北一个县城里,但离武汉并不远,三个小时左右的车时,我们县城里有很多人都在武汉工作生活,回家过春节的人也非常多,我有多担心有多害怕只有我自己知道。

除夕这天,孩子们问我:“妈妈,我们家里的菜可以吃多少天?”我回答说:“半个多月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心想,半个月后疫情也该结束了。这天我做了一桌子的菜,我们一家人却没有食欲,但祝愿的话没有省:顺心顺意!心想事成!疫情快点结束!谢谢医护人员!希望大家平安!

除夕年夜饭

我不知道除夕夜这天在武汉的人有多少人可以睡安稳的觉?我们一直盯着手机到凌晨,转发信息,求援医护人员的物质,病毒防护意识等等,只要有朋友发就转。我的神经高度紧张,心里想,医护人员平安了大家就有救了,保医护人员就是保大家。不知不觉中夜已经很深很深,身心极度疲惫和恐惧,凝窗远望,万籁俱寂,万家灯火,每一家灯火想必都是封城的故事……

武汉封城的初期,我们似乎生活在一个谎言的城市里,真是没有别人做不到的事,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每天各种谣言各种代“专家”说解病毒等等,让你不知道哪些内容是谣言哪些消息又是真实的,以至于常凯导演一家几口人遇难我一直还以为是谣言。后来看的多了,就知道如何辨别真假言传了。这些造谣者真是可恨。总之,天天有事挑战武汉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我个人认为:安全的谎言是危险的,真实的危险反而是安全的。我为什么这样说:我们小区封城前就有确诊,我到大年初五左右才知道,还是从别人的熟人那里知道的,很多人就是因为不知道小区里有确诊而没有做好防护被感染的。知道有确诊后更是害怕,甚至处处怀疑,有种受骗的感觉。那段时间各种生气各种质疑,总之心情各种惶恐不安。

各种瑟瑟发抖的消息,朋友圈可以不看,谣言或信息可以不用理会,但是,我们不可能不关心疫情的拐点吧?日子是不是要过?家里的垃圾要不要扔掉?这样问题就出现了,困难也就来了。冰箱里的菜一天比一天少,以前还真不觉得家里可以消耗这么多的粮食,本以为可以吃半个多月的菜看来接不上来了,摆着的事实你不得不心里发慌。柴米油盐找谁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什么时候可以买得到?今天有吃的明天还有吃的吗?

呆在家里怕饿死,出门又怕被病毒感染(在非常时期,物业组织了菜源,非常感谢,非常暖心),可病毒是隐形杀手,你不知道它躲在哪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它击中,当时危险无处不在,扔一次垃圾就会提心吊胆一个星期。为了减少出门次数,逼着积攒一星期垃圾才去扔一次。就这样经历着周而复始的几周隔离期。在这种高度的精神紧张情绪中,每天盼望着拐点出现,而每天的确诊数据却在飙升。那段时间可以说在武汉的人都是在拼命,都希望可以捱过灾难,我每天都提心吊胆。那段经历生死的至暗时期,我们总算幸运地逃过来了。

从封城到解封我印象最深的几次哭泣:深夜空降医护人员援汉,同济医院急诊内科副主任医师严丽放弃年休把手持的飞机票撕掉返回一线抗疫作战,一架飞机上的客舱每个座位上都是一箱海外华人援助的防护用品,2月7日李文亮医生去世(我知道他的“谣言”后每天都佩戴口罩上下班),3月19日(湖北除武汉以外都已解封)这天,我看见一篇文章里有湖北省委书记应勇说的一段话:“湖北人民是英雄的人民,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付出了极大努力、作出了重大贡献,呼吁请求全国各地、全社会善待湖北人民,善待湖北农副产品。”

作者五月摄于武汉

4月4号清明节这天,当警笛鸣响的那一刻,这些让人泪奔的记忆但愿可以从此卸载。这段灾难性的历史本可以不会下载在我生活的记忆里的。想起那些在劫难中艰辛的日子,心里依然会隐隐作痛,眼里总会噙满泪花。

4月8号武汉解封,原以为我可以欢天喜地,原以为我会举杯高歌。可是,我无法在沉痛中这么快地转换过来,尽管这是我盼望了很久的一天,尽管这座城市是景象万千的武汉,尽管重启的希翼会慢慢复苏。可是请允许我忧伤一会儿,因为我们为等来这一天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大。

心里的阴霾随着时间在慢慢消散,心里的担心却没有因为疫情的好转而放松,全世界的疫情还没有结束,你就无法得到轻松。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生命安全,经济发展,与之都息息相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这句话在我的理念里该消失了,这句话以前一度固有在我的思想里。疫情期间有谁没有受到损失?经济上的,精神上的,谁的忧伤不是息息相关的。

封城期间,我关注了很多公众号,看了很多文章,学到了不同的常识,看见很多可以握住灵魂的文章,很感谢这些文章可以帮助我辨别思维,也从这些文章里知道了一些国外的疫情。从希望武汉疫情结束起,也一直希望全世界的疫情结束。愿上帝保佑人类早点结束这场灾难。在此致敬英雄!缅怀逝者!感谢所有支援过武汉的人们,武汉医护人员、志愿者、环卫工人、警察、物业、社区、外卖员、快递员、菜购团等等。愿世界各地的疫情早日结束,还给人类正常的生活轨迹。希望世界和平,人类免除灾难。

前几天早上买完菜走到小区的门口,发现小区的门禁进出口恢复了疫情前的正常,进出连体温都不用量了,我忽然有种如释负重的感觉,武汉终于挺过来了!久违的轻松感和舒展的笑意终于可以直入心底。我在武汉生活了七年多,初到武汉时我并不喜欢这座城市,又热又冷又吵闹。慢慢地接受和习惯了这座城市。我深呼吸,看着周围,站了好久好久。经历着武汉从封城到解封,从空巷到稀少的行人、车流再到复苏,心里的激动难以言喻,此时此刻有种悲壮的震撼感和温暖的感动。武汉的今天真是来之不易啊!

武汉疫情才过不久,这窗外敲打的大雨声,沉重地敲在我的心里,担忧在外奔波的赶路人……在伤感担忧的同时,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大概就是祈祷吧。祈求老天爷保佑大家平安!让灾情停止!给湖北地区一个安宁!给湖北人一个晴朗的夏天,今年的武汉人不怕热!

~the end~

作者简介:

恋惜夕:湖北荆州人,现居武汉,文学爱好者,记载真实的生活点滴,在平凡中追求快乐!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平台无关。

点击阅读更多文章

玙璠:警惕另一种冒名顶替

苏炜:一个"正能量"满满的耶鲁学子的故事

还在想:假如爱有天意

平怜:所有的悲歌,都来自内心最痛的地方

大家:黄永玉刘瑜苏童野夫严峰专辑:方方读者日记大家时评大学疫情之后人间事菊子硅谷医生少君 湘伟二湘:白的粉印度舞 31楼美眉如何加入读者群 二湘专辑

思想的碰撞·民声的回鸣大家·时评·大学·疫后·人间事敬请关注二湘的十一维空间后台回复“投稿“获取投稿信息点击此链接收看更多六维、九维好文

武汉的今天来之不易

转载注明出处:http://cs.yangshengzhishi.cn